薙晞

老司机和小甜饼爱好者。谢谢大家的喜欢!

【林秦】冷水①D段(AU边谈恋爱边破案)

#这里薙晞#
①开个新文!OOC致歉!
②作为一个丝毫没有专业理论知识的人,大家就不要太在意那些细节。
③AU直接承接《老子就要谈恋爱!》的AU,比较方便。就是秦明和林涛是大学同学,已经捅破了窗户纸甜甜蜜蜜地在一起了。秦明和李大宝高中同学,秦明有个弟弟秦白,和大宝拉了郎配,cp大白 。然后秦明还有个相爱相杀的宿敌(当然秦明不爱他)齐鸩,本文里他也有戏份!
④就是这样!希望大家喜欢!谢谢!【鞠躬】

第一案.将我刻在你的心上
当爱冲破了理智的枷锁,就变成了负担。
                                                       ——秦明

警队联系了物业,把尸体被发现楼栋的电梯停在了第十一层的位置,四周拦上了显眼的明黄色警用警戒线,这倒起了比站在电梯外的民警更好的警告的效果。至少能把那群无所事事的阿姨们拦在正在被重勘的现场之外。
被围观也是没办法的事。
电梯不能用,蝶馨公寓又是高层中的翘楚,于是下楼跳广场舞道路被阻挠的大妈们愤怒了,躁动了。她们围在离警戒线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拔高嗓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这起杀人案。言之凿凿的模样就好像她们亲眼见过尸体一样。口若悬河地分析凶手作案动机的自信的神色让在场的警员们觉得她们每一个人都得了爱伦·坡的真传。
李大宝看着那群眉飞色舞的大妈觉得好笑。因为见到死者尸体的毕竟只有蒋婷而已。
发现尸体的只有蒋婷。
李大宝这一想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蝶馨公寓有二十层,每层有四家住户,电梯使用频率可想而知。蒋婷是做酒店前台工作的,每天八点准时乘电梯出门上班,而那些跳广场舞的阿姨们每天不到七点就出门跳舞,没理由发现不了尸体。
除非尸体是算好了时间挂到电梯里的。
李大宝再一次感到背后发寒。
她用手肘戳戳一旁和她一起正蹲在地上认真取证的林涛,找到新线索的激动心情让她没控制好力道差点儿戳得林涛一个趔趄坐在地上。
好在林涛也是个训练有素的刑警,身形只微微向外侧晃了一下就稳住了自己,手里拿着的检材也仍旧握在手里。但他还是被吓得额头冒汗,差点就下意识一个擒拿劈向后方。
“宝爷,咱下次能不能说句话再动手。”林涛穿着鞋套的双脚向李大宝的方向挪了一个角度,还握着刚取的检材的双手往两侧一摊表示他的无奈,“我受惊了~”
“对不起啊,我这不是激动吗,”李大宝缩了缩脖子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我刚想起来个事。蒋婷作息非常规律,每天八点一定出门,门卫也证实了这一点。而且电梯使用非常频繁,所以说凶手一定很清楚蒋婷的时间表,并且他一定是驾车来的或者是一直藏在这栋楼里,不然他没法搬运尸体。”
“如果想要藏在楼栋里有三个选择,要么藏在电梯井里,这个难度太大,基本可以排除,要么就藏在楼梯间里。或者——”秦明摸了一下自己鼻尖的小痣,“他就是这栋楼里的住户。”
“驾车来的情况可以排除,小黑查了门口的监控,从凌晨三点到报案时只有出来的人,没有进去的。”林涛用手腕撑着自己的膝盖站起来,把检材递给一旁的小黑。
“那他一定是藏在楼栋里了。不过究竟是藏在楼梯间里还是就是这个楼的住户还有待商榷。”李大宝总结般地发言让小黑不由得抖了两下。
“宝哥,你这可是有点儿吓人了,邻居就是凶手,你太黑暗了!”
“这你可不能赖我,怪老秦。他可是大阴谋论家,在他眼里不幸才是常态。”李大宝啧啧地甩锅给秦明。
秦明没吱声,乳胶手套摘的啪啪响,就差没摘完了直接甩李大宝脸上。
“得了,刚又有点儿发现,不过都没什么新突破,这里小黑盯着就行。”林涛也摘下手套,“咱们还是得从报案人这里找突破口。正好蒋婷就住这层,咱们再去找她了解一下情况吧。”
“行吧。”李大宝捶捶自己因为蹲太久而酸痛的老腰,边“哎呦哎呦”边应下,得了秦明一句“未老先衰”的评价。
未老先衰也比你天天被林涛酱酱酿酿腰酸背痛好!

此时正在心里和秦明暗暗互怼的李大宝完全忘记了一会儿要面对的娇花一样的蒋婷。

“这屋有一股特殊的油墨味。”李大宝刚一进屋就跟秦明低声耳语,她耸耸鼻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抱歉啊。”她朝坐在沙发上双眼通红的蒋婷点头示意了一下。
大事不妙。
李大宝对于梨花带雨的女生最没办法,特别是蒋婷这种等他们一落座就开始哭的。
李大宝吓得差点儿又站起来。
“我……男朋友……平时待人友好,根本没有什么仇家。”她擦擦眼泪。
“我特别爱他……而且我跟我前男友是和平分手的,他不可能杀阿影。”她又擤了擤鼻涕。
“我……”
又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对不起,我能在你家随便转转吗?”李大宝充满歉意地打断蒋婷下一句哭诉,无视林涛诧异的眼神自觉承担了平时属于林队的任务。
“警察同志你随意吧。”
“谢谢。”
李大宝如蒙大赦。
还是没有哭声的地方呼气畅快。
李大宝循着油墨味来到书房,拧开门把手的那一刻那种刺鼻的特殊油墨气味几乎是撞到她脸上的。
李大宝狗一般的鼻子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带着秦明告诉她的“法医的专业精神”,李大宝捂着嘴连着打了四五个被消音的喷嚏顶着那种刺鼻的气味进了书房。不过这味道总算是没白闻,她发现了一沓手绘的漫画,故事情节和江影的小说一模一样,只不过每张漫画的页脚都签着“江吊”的字样。
这名字可够奇怪。
李大宝边朝沙发那边走边仔细闻了闻那沓漫画的味道。
确实有很浓的墨水味,但不是那种味道。

李大宝刚把找到的画放在茶几上就看到林涛穿上他的外套打算离开。
“林涛?”
“有新线索,我回局里一趟。这里你和老秦盯着没问题,他学的刑侦学不比我少。
“行吧。”李大宝点点头又将目光挪回蒋婷身上。

“蒋小姐,请问这沓漫画是谁的?”
“漫画是我男朋友的。”
“死者生前不是个小说家吗?没有听说过他还画漫画啊。”
“他也画漫画的。”
“江吊是他的新笔名?”
“恩……”

“这个蒋婷有点不对劲。”秦明侧过头低声跟李大宝耳语。
“出去说。”
李大宝看这也问的差不多了,就跟又哭了一场的蒋婷握手告别。
等身后的防盗门“锵”的一声掩上,李大宝向前快走两步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对秦明发问。
“哪里不对劲?”
“身体构造。”
“恩?”
“我怀疑她不是个女人。”
李大宝眼睛瞪得抬头纹都出来了。
“你没逗我?”
“你作为法医,就没看出来?”
李大宝只看出了秦明眼里满满的嫌弃。
“腿骨是比正常女性长了一点,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不仅仅是腿骨……”秦明刚要开口分析就看到李大宝站进了已经重勘完毕,此刻空无一人的电梯里,还自己乖乖套好了鞋套。
“你进去干什么?”
“下楼啊。”
秦明深吸一口气,扯出个嘲讽的笑看着她。
“电梯被停了,你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吗。”他都没有用疑问的语气。
李大宝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就要从电梯里出来,谁知电梯此时晃了一下。
秦明情急之下要去拉李大宝,结果电梯猛的下坠,秦明由于惯性也跌进了电梯里。
电梯门缓缓关上,显示屏上的数字开始运转。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0
他们停在了第0层。

☞☞马上就要结案啦!!!希望大家喜欢!留下小红心和评论!谢谢!




评论(11)

热度(48)